衢州信息网
体育
当前位置:首页 > 体育

化妖异闻录第六十五章追击

发布时间:2019-11-20 00:13:29 编辑:笔名

化妖异闻录 第六十五章 追击

在流音观又盘桓了数日,终究还是要依依惜别。碧河朝西而去,苏异则是继续北上。乘舟逆鹿江而上,再行两日的陆路,终于到了永雾山脉。

永雾山脉绵延万里,横跨了三路十州,也是将青州与图州分隔在了两边。山脉地势险峻,常年大雾,若是要绕过它前往图州,需要长达两月的路程

。但若是直接从山脉中穿过则只需数日即可。

苏异自然是选择最快捷的方式,一头扎入了永雾山脉之中。那里面的雾气比起凤果岭黑熊怪身上的大雾要弱得多。他辩明了方向,翻山越岭,很快便是走到了深处。

山中人迹罕至,鸟语虫鸣尽响于耳,晃如与世隔绝一般。此时苏异身后的草木突然一阵耸动,从中冒出了一道人影。

“赵郃?”苏异疑惑道。

“苏兄别来无恙啊。”赵郃说道,“你果然没有死,命还真是硬啊。”

苏异不知道他目的何在,于是试探道:“不知赵兄一个人到这荒山中所为何事?”

“自然是来找苏兄你的。”赵郃阴狠道,我不知道你使了什么手段…但凤果的离奇消失定是与你脱不了干系。我赵郃可从来不是吃了亏还能往肚子咽的人。”

“哦?赵兄是打算来找回场子了?你觉得就你一个人,够吗?”苏异轻笑道。他曾听闻赵郃是个极其自负,锱铢必较,而又惜面之人。吃了亏定会想方设法报复,即便报不了仇,又会极力隐瞒,深怕被人知道了。若是真如传闻所说,赵郃该不会大张旗鼓来找他,否则自己还真应付不来。

“对付你,还需要第二个人吗。”赵郃说着突然阴冷道:“苏兄的伤势可还好?”

“不劳费心,赵兄该不会以为我受了伤便会束手就擒了吧?”苏异说道。

“试一试,不就知道了。”说罢赵郃便蹂身上前,仗着苏异有伤在身,大开大合,“绝幻手”舞得风生水起。

苏异此时猜到他十有八九是独自前来,若是能将他就地斩杀,即便暴露“天物手”也不会有什么大问题。

他凭借身法躲过几掌,手臂已然化成狼爪,凭借着力量与赵郃正面抗衡,丝毫不落下风。

“这是什么?”赵郃见到苏异那诡异的手臂,略带惊恐道,“你到底是谁?”

苏异有伤在身,不敢过分施展,只是一爪又一爪地硬抗“绝幻手”,一边说道:“怎么?赵兄这会不认识人了?”

赵郃始料未及,没想到苏异还有这一手,额头上开始冒出了冷汗。贴身短打占不了便宜,他便飘然后退,不与苏异硬碰硬,而是利用着“绝幻手”的多变与他周旋,伺机寻找找破绽。

赵郃身形飘忽不定,寻找着空当,时不时出其不意地来一下。苏异无法动用内力,“乘风御飞”发挥不出两成的作用,抵挡得颇为勉强。

一不做二不休,他心下一狠,狼爪扎入了地底。巨形的“天物手”破土而出,赵郃猝不及防,被巨手拍了个正着。巨手将他按到了地上,随即爆裂开来,砂石堆满了他一身。

赵郃吐出了一口鲜血,脸上满是难以置信,心中又是出现了恐慌。苏异乘胜追击,地底发出轰隆隆的声音。眼见巨手又要出现,赵郃大惊,突然喊道:“师叔!”

声音在山野间回荡,令苏异没由来地毛骨悚然。心中自然涌现而出的危机感让他没有丝毫犹豫,也不顾不及对赵郃做什么,转身拔腿便跑。

回声方落,赵郃身边便出现了一个满脸长须的中年男子,正是他口中的师叔马师元。

“师叔…”赵郃躺在地上,又是咳出了一口血。

马师元居高临下,瞥了他一眼,说道:“没用的东西,碰上一个会使些邪门歪道的小子便被杀得丢盔卸甲。”

“师叔教训的是。”赵郃脸色难看,说道,“那…那小子到底是什么来路?”

“旁门左道罢了,不足为惧。”马师元说道,“我去追他,你受了伤,便慢慢跟上来吧。”说罢便施展轻功追了出去。

苏异见追兵来得飞快,眼见便要到身后了,于是施展了“易容术”先改了面貌,再转身与马师元对了一掌。好在是对方没料到他会回头,仓促出招,力度不足。绕是如此,苏异也被掌力带得连连后退,就算是化作狼爪的手臂也是酸麻难忍。

“死老头怎么如此厉害…”苏异心里嘀咕着,手掌往地上一按,巨手再现,朝马师元拍去。

“雕虫小技!”马师元低喝一声,随即右手运劲挥出,空气中似乎出现了一个手掌的轮廓,与苏异的“天物手”对碰。巨手瞬间化为乌有。

“难怪娘亲说内功心法练至高深处,能与神仙比肩。这老东西的内功比之仙术也是不遑多让。”苏异心里正琢磨着,却听马师元说道:“还有什么招数尽管使出来吧,再晚可就没机会了,到时可别怪老夫我以大欺小。”

打不过便跑,这是苏异从小便一贯奉行的打架策略。此时见马师元托大,更是看到了机会,“天物手”再击出。

“这招试过了,不管用。小子你没招了吧?没招那我换便来了。”马师元不屑道,又随意抬手化解。

还好老头废话忒多,苏异心想道。趁着马师元接招,又自言自语的时候,他转身便跑。借着砂石飞扬的掩护,待马师元发现时已经跑出了老远。

“臭小子!”马师元却是没想到会被一个小辈戏耍,于是怒喝一声,飞快追了出去。

苏异在树木山石间随意穿插,努力避开着马师元的视线。只听到后面不断传来他的叫骂之声。

这倒是方便我听声辨位,苏异心里笑道。情况却是不容乐观,马师元功力本就比他深厚得多,脚力自然要远胜于他。若非借着地形的掩护,马师元早便追上他了。

“不能再拖…”苏异暗下决心,不敢再多思考,寻了一处死角身子便猛然一缩。他心里焦急,使尽了力气去遁入地底,终于在马师元赶来之前消失在泥土中,远遁而去。

马师元赶到此处却发现苏异突然离奇消失,心中羞恼。他只道是苏异用了什么奇门遁甲之术藏身某处,于是用力跺了一脚地面,一圈涟漪荡开而去,却是没有发现任何异样。

“臭小子,你以为使些小伎俩便能躲过老夫的法眼吗?乖乖出来老夫可饶你不死。”他又虚张声势道。然而此时苏异已然走远,山间已是空荡荡,自然没人回应他。

过了许久赵郃才找了少来,见到马师元独自一人,奇道:“师叔,人…人呢?”

“那小子有些门道,不过他逃不到哪去,马上发散些人手去找他。”马师元沉声道。

广东癫痫病医院最好的医院
哈尔滨治疗输卵管堵塞医院
绍兴哪家医院治疗牛皮癣
沧州市人民医院预约挂号
黑龙江医健老年医院张继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