衢州信息网
育儿
当前位置:首页 > 育儿

告状(小说)

发布时间:2019-09-14 06:46:54 编辑:笔名
(一)
事情是从培旺老汉的一地西瓜溃烂开始的。
初夏时节,几个月的辛苦总算没白费。每株瓜蔓上都坐下了几颗西瓜。培旺每天端详琢磨,宛若面对自己血脉相连的孩子。不经意之间,那瓜多数已有碗口般大小。无奈近一月以来,天气连续干旱无雨,各种作物的叶子都发了蔫,打起了卷。技术员曾经讲过,这种新品种,属于“三高”产品。哪三高?即高水、肥,高产量。高肥料那是没的说,前些日子刚追了尿素,可如果水上不去,肥多反要坏事。好的井水,在这个村子里如上甘岭的水般稀缺。普通百姓,就你一、两家种瓜、菜的,到用水时,你就想也甭想。唯一可以指望的是村北大干渠里的污水,可以花钱请人用水泵抽了起来,以解燃眉之急。听说这是城里排出的污水,有害的成分很多,弄不好会伤苗毁田的。培旺想起小时候割草放牛时节,口渴得紧了,就随意找个牛蹄子踩下的小水泊儿,双手里掬几口水喝下救急,不也并不碍事吗?总不能眼看着已成形的西瓜活活地渴死吧?
救旱如救火。事不宜迟。培旺老汉这样想,也就这样做了。他央人以小四轮拖拉机为动力,带了水泵,将那大渠里的污水抽了来。那枯黄色的水里,浮着一层纸屑、废塑料袋之类黑油腻腻的东西,散发出一种令人作呕的刺鼻气味。五个小时,付了人家一张百元大钞,看那瓜秧,枝叶抖擞,眼见得添了几许活气,培旺觉得自己多日来悬着的心,终于落到了实处。再看看左邻右舍的地块里,那些干得快要冒火的庄稼,尤其是那些跟自己一道点了瓜的秧子,少精无神,分明像是嗷嗷待哺的孩子一般,他不由地暗自得意。哼,别看你们一个个能说会道,聪明干练,关键时候还是得看我培旺的呢!
未料到了次日,那瓜秧上的叶子却又眼看着发了蔫。培旺心下发急,急切间找了村里号称“种田状元”的天亮来看了,说是用工业废水浇灌,那臭汤里富含各种火碱、硫酸等有害元素,好比给病了的孩子强灌毒水,弄不好会把瓜田毁掉。这时节,培旺暗骂自己,悔不该自作主张,弄巧成拙,可不是自搬石头自砸脚吗?想到这时,真恨不能一头碰死。
到了这时,再后悔也是枉然。票子,新版百元的,好厚的一摞票子哟!自己本是八里地外望楼村的,那儿的乡亲们,这几年全仗紧傍大公路的地利优势,点种西瓜,或者甜瓜,都有了胜过大田几倍的收入,可点瓜这玩艺儿,种一、二年下来就得调地,换茬口。这不,培旺家五口人,儿子上大学,票子是流水也似地往外流……他也想发发这点瓜财,就随大流到了这八里远的肖家村,以每亩八百元的承包费,租赁了二亩地。底肥、籽种、地膜,杂七杂八地算下来,又花费上千元,实指望今年能赚几个钱呢。唉!莫非就这样砸锅啦?他实在不甘心啊!
哼!我就不信没个说理的地方啦!就是砸锅卖铁,咱也得学学那个什么《秋菊打官司》,总得向他们讨个说法哩。
(二)
说干就干。培旺是个急性子,一旦拿定了主意,他是不会轻言放弃的。
摸了下口袋,身上倒也还装着几张钱呢。腿随意到,不觉间已到了邻街码头的“兴盛”小卖部。“侄媳妇,到县里办点事,多少钱的烟能拿得出手呢?”女老板正打毛衣呢,抬头望了他一眼,笑道,“好烟多啦培旺叔,甭说‘软中华’这类的啦,就这‘芙蓉王’也得二十三块钱一盒呢。您……”
培旺发急道,“不能吧,二十三块钱一盒?”
“这还有假?就算优惠价,也得二十二!依我看,你办事就拿盒硬‘紫云’,十元钱再给你搭个打火机,蛮可以的啦。没人笑话你的。”
那培旺本是抽惯了自产自卷兰花烟的,取那迭票子抽了张十元的递了过去,“喏,就依上你侄媳妇的福口……”接过了烟和电子打火机,掂量了一下,不由盘算道,嗨,这玩艺儿,也值二十斤西瓜?
幸亏多了个心眼,事前打问过号称“百事通”的孙姓退休老师,说他这号子事“按原则说不能叫‘告状’——因为没有被告呀,而是应当叫‘上访’,应当去找县政府对面那个‘信访办’吧。”这不,他按人家高人指点,坐了六路车,倒也没花多少功夫,找到了县上的信访办。
信访办外屋的长椅上,早已坐了不少人,看来都是来“讨说法”的。果然如那俗话所说的,“出处总没有聚处多”么——敢情这天底下含冤负屈的多哩……培旺老汉暗暗思忖道。
里屋那个干部却好像没看见外边这些人似的,只管对着台电脑自得其乐。老汉心急火燎地耐着性子坐了约莫三几锅烟的功夫,才见那白面书生抱着个膀子悠悠晃晃地走了出来,挨个儿问,挨个儿打发:让去找民政局的,去找县妇联的……好不容易轮到培旺自己了,他赶紧笨手笨脚地拆烟盒抽出根卷烟来递了过去,人家却翻了下白眼说,“我有呢。”立马掏出盒银灰色的“芙蓉王”来抽出一根,放鼻子前嗅了嗅,又在大拇指指甲盖上墩了墩,这才搁嘴里点着了,悠然自得地喷出一口烟气,张开玉口慢条斯理地问,“你是啥事呀大爷?”可怜那老培旺正后悔呢,当初鬼迷心窍,咋就不买上那“芙蓉王”呢?那根烟,那根费尽九牛二虎之力取出来敬人却遭到人家耻笑并拒绝的烟,哆哆嗦嗦半天再也装不回烟盒中去,恨不得当下爬到桌下去,狠狠地掴上自己几巴掌才解恨呢。只得自感面红耳赤地搁到自己右耳朵上去。却没提防人家这一问,当下怔了一怔,这才如小学生背书似地,拣孙先生指点给他那最要紧的话语说,“领导啊,我花钱买臭水浇地,毁了整整二亩西瓜……”那白面书生当即像那电影里列宁呀似地斩截地挥了下手说,“停!这事你得找环保局啊大爷!”口气虽随和,老汉却听得如一头栽进了云里雾里。“环保局?”人家后生却好像日理万机的首长似地去视察别人了。他自知再耽搁下去也没戏了,只好匆匆起身。
(三)
出得信访办,这才忽地想起来,原来因寻领导倒苦水心切,小腹里早就憋了一肚子尿哩,到这时心上那股子气一松,尿意便显得分外得凶险,直憋得浑身发抖哩,他一个庄稼人本就散漫惯了的,此时习惯性地四处瞅瞅,见眼前倒也没个女人,便急慌慌躲到一个自认为安全的拐角处,宽衣解带,痛痛快快地撒了那一大泡尿,正在自觉十分惬意的时候,一扭身,却没提防面前早就站着个头戴卫生帽口捂大口罩的老者,看也不看他一眼地埋头开发票——这阵势他以前交费见识过的。“喏!罚款二十!”嗬嗬,原来还是个女的!啊呀乖乖,您瞧瞧这事儿弄得!可怜把个培旺老汉窘得,活像个被不经意间“啪”地抛到岸上的鱼儿,又像个到西瓜地捣乱却在不提防间被提溜到地外的顽童,不迭地倒吸冷气。“嗨老哥哥,交吧!这罚款单可是有公章的!”他自知难逃此劫,慌乱间从右耳朵上取下那根香烟,双手递了过去……“嗨!甭来这一套——糖衣炮弹!我们这些‘夕阳红’环保自愿者可是受过毛老人家教诲的,‘拒腐蚀,永不沾!’乖乖地掏吧!”这时的培旺老汉,比方才在那白面书生面前还要窘迫,恨不能有姜子牙手下土行孙那样的本事,一下子钻进地缝缝里边去,头上冷汗直冒,当即无可奈何地摸出那一迭票子,并翻遍了所有口袋,连零钱角币也凑尽了,结果还差二角钱,只好满怀歉意地说,“没法子啦弟妹,这不,连返回去坐公交的钱也没啦,还是凑不够么。你看能不能将就着收下嘛?”那位‘夕阳红’倒也还有些气度,接过钱点了一番说“喏,这票是通融不得的。临了我给你垫上两角钱吧。下回逮住可得加重处罚呢知道不?”说毕竟自走去。
这时候日头已快到当顶,老培旺只觉得肚子里“咕咕”地叫,他才又想起来,原来只顾忙着进城,连早饭也未曾用过,如今饿是饿了,可身上一个钱也没了。唉,眼下哪怕只要有一元钱,不也可以买个烧饼权且充充饥吗?他不由心下暗想,怪不得人说“一分钱憋倒英雄汉”哩。你个老不中用的,尿急不会去寻个厕所?城里人就算是达官贵人,他也总得有个行方便的地方啊!偏偏跑大街边上去尿?唉,饭桶一个,饭桶一个!
埋怨归埋怨,那说法总还得去讨啊——毕竟咱不是那闲人呀。
头昏脑胀,自己也弄不清低三下四地打问了多少人,总算找到了那个什么环保局,可人家一听他说,就劝他,“那水是乡政企业排出去的,你该去找乡政企业局啊!”好不容易找到乡政企业局,人家一听“污水”、“西瓜”、“讨说法”这几个字,连门也不让进,便又告他说,“我们局管的事太多啦,谁管得了你这种芝麻大的点儿事?要讨个说法,就得去找县信访办去,找那儿才对路呀!”
得,又是那个“信访办”?!我这不成了皮球了?踢来踢去,又踢回来喽。

木然不觉间已到了城外桥头边。培旺老汉自忖道,你个种地的老汉,还想来告状,还想讨个说法?!唉!他颓然坐在桥头那个石狮子旁,觉得自己这时真像个让扎了一刀子的皮球,觉得这大半辈子原来是白活了。他觉得从未有过的窝囊:这堂堂县城,县衙门所在的地方,岂是你老培旺这种人该来的?白活了,白活了!嘿嘿……
2011-10-12

共 445 字 1 页 转到页 【编者按】培旺老汉为了给干旱的西瓜解决燃眉之急抽了大渠里的工业废水烧坏了瓜秧,自此培旺老汉也像秋菊一样走上了告状坎坷征途,在百事通的指点下来到了信访办,又被推到了环保局,没想到路上一泡小便被罚光了口袋里所有的钞票,到了环保局又被推回了信访办,在政府机关的相互推诿下,培旺老汉无语了。衙门真不是老百姓该来的地方啊。一件小事写出了百姓的难处,政府部门真该为百姓办点实事了。【编辑:瞳若秋水】【江山编辑部 精品推荐011011420】
1 楼 文友: 2011-10-1 15:05:02 一个农村老汉,一无贿赂的钞票,二没有权的靠山,拿什么去衙门里办事呢,看了真让人无语,百姓难,难在政府的不作为,难在办事的相互推诿,问好作者。 秋水横波远8 62 91 7
2 楼 文友: 2011-10-1 16:08:11 十分感谢瞳若秋水大编的及时编发与准确点评。多谢。
4 楼 文友: 2011-10-1 21: 9:0 又见晋老师佳作,先来踩一下,读来再来评罗。。。 河南省作协会员。西平县作协副主席、《西平文学》副主编。
5 楼 文友: 2011-10-1 22:05:56 唉,这真是一个让人窝心的故事,文中的培旺老汉老实巴交,为了西瓜的事情告状不成,反因随处小便而被罚二十块钱,这是什么事情啊,看完之后,真让人又好气又好笑。
乡村类似的事情是有的,可是在晋老师笔下,却通过培旺老汉的所见所思所感而显得很朴实真切。虽为小说,虚构是本事,却真实反映出一个农民的可笑可怜的生活形态,令人读之绝不轻松,笑过之后的警思才是最难能可贵的。着实是一篇好小说,反映草根阶层的佳作,使人想起《秋菊打官司》,却又不同于那部电影,自有味道。
问好晋老师。 河南省作协会员。西平县作协副主席、《西平文学》副主编。
回复5 楼 文友: 2011-10-1 22:25:08 多谢小人鱼光临并热情点评。秋安!
6 楼 文友: 2011-10-14 11:42:20 小说干净利落,特别是通篇没有多余的话,所有意境都在故事情节和人物形象中表达出来。构思紧凑,有生活积淀;人物就像一组画面,让人如在眼前。想起一句话:姜还是老的辣!
回复6 楼 文友: 2011-10-14 16: 7:57 老来闲玩,胡写一通,能入耕主法眼已属幸运,好在如今文禁开放了些,咱也不妨浇浇块垒吧。见笑见笑。
7 楼 文友: 2011-10-14 1 : 7: 8 题材的选择独到,人物的塑造通过一系列的情节发展,细节描写达到水到渠成的地步。培旺老汉,一个生活在社会最底层,集愚昧与朴实为一身的人物,经过种瓜不成,深受污水侵害,到县里讨说法,却处处遭白眼,遇奚落,最后怪自己不该走这一条路。那种窝囊,那种觉悟,那种有待关注的形象展现在眼前,富有戏剧性,富有幽默感,但又有喷饭欲罢不能的意蕴。令人读后反思,反思社会的等级森严,反思百姓的愚不可耐。 高中语文教师,大学本科毕业。文学爱好者。
回复7 楼 文友: 2011-10-14 16: 9:42 久违了隐者,上帝给了咱一支秃笔,能为苍生说几句算几句罢。
8 楼 文友: 2011-10-14 22:11:21 真是漂亮的作品,欣赏罗
9 楼 文友: 2011-10-14 22:11: 8 问好偶像,嘻嘻
回复9 楼 文友: 2011-10-14 22: 8:07 多谢知交光临与关注哦。遥握致谢!
10 楼 文友: 2011-10-15 08: 4: 0 李老师的文章犀利中令人心酸,这种哭笑不得的事情让人陷入深思,深刻的现实描写反映了当代人,尤其是社会底层的生存状态。问好李老师。 我的江山,我的梦想。
回复10 楼 文友: 2011-10-17 08:08:48 多谢锦妤光临与关注哦。遥握致谢!灯盏花素片怎么样
儿童中暑的症状
小孩小便黄
立可安牌复方木香小檗碱片